主页 > Z轻生活 >我的旅伴TinaHu与MaggieLee,在光州

我的旅伴TinaHu与MaggieLee,在光州

如果这趟匆忙劳顿的公务旅程里面,真的有两位女性相伴的话,或许会更有趣味一点。然而事实上并没有这两位旅伴的,她们只存在于一个笑话之中:

「你知道关于种种历史的追溯与清算,由谁来负责最好?」

「谁?」

「要找TinaHu。」

「为什幺?」

「因为『哪壶不开TinaHu』。」

大家都笑了。

「我知道了,那不想被检讨的人们,要对付TinaHu,就只好找MaggieLee了。」

「她又是谁?」

「MaggieLee,就是『袂记哩』,通通忘掉了。」

大家又笑了起来,然而多少有些苦笑的意味。

会说到这个,是因为在光州的第三天,阳光灿烂、燠热难耐的午间,在小巷里的廉价拌饭餐厅里面,我们谈到最近「为你的进行曲」在韩国引爆的争议。

「看来,18日早上的纪念仪式,难免会有冲突了。518家属还会冲着朴槿惠来吧。」长居首尔、娴熟于韩文的年轻记者,指着手中的京乡新闻,报上写着:负责主办518纪念仪式的部会国家报勋处表示,将不在5月18日当日的追悼仪式上演唱「为你的进行曲」,这引发了好几天以来的争议。

我的旅伴TinaHu与MaggieLee,在光州

「那首歌是518事件中成仁者的輓歌,后来几乎成为了南韩社运人士的地下国歌,前两年反美牛示威里面,抗议者们也集体在首尔街头唱着这首歌。当然,它更是518事件不可或缺的主题曲。」

「我知道,那首歌连我们都很熟悉的,在台湾被改编成劳工运动重要的战歌。」我不好意思说的是,年少狂热的时代,我还把它设成了手机的铃声。虽然跟这首歌本身的历史没有太深的连结,可是它移植到台湾的版本,却是我深深的青春记忆。

这是朴槿惠上台以后的第一个518纪念日,即使再怎幺万般不愿,就像前任的李明博一样,第一年也还是要来一下的。虽然她跟她的军头父亲朴正熙,跟光州518事件都没有直接的相关,但作为保守势力的代言人,伤害支持者的感情,总是非常哪壶不开TinaHu的,所以朴政府无所不用其极地想让这首歌消失。而五月会等等光州市民团体,则全力抵抗,并愤怒地诉求报勋处长为此下台负责。

这也不是第一次这首歌引起TinaHu与MaggieLee的拉锯了。在2010年的李明博时代,也取消了纪念仪式中的合唱,而造成民间集体退出官方的活动,另外自办。也有牺牲者家属在现场与官方发生了激烈的冲突。

李明博政府更异想天开地打算徵求新歌,来作为518事件主题曲的替代,这个尝试当然狼狈地失败了,饱受民间的嘲笑。

「这个有点像是韩国版的『梦想家』。」年轻记者笑着说。

这些来自于保守阵营、种种MaggieLeestyle的尝试,在光州尤其是行不通的。

整座光州,与518紧密镶嵌着,在光州处处可以见到,用各式各样的方式,提醒着市民们,毋忘518曾在这个城市发生过。

譬如说,前一天去拜会市议会的时候,议事局长特别跟我们简介的市政府大楼:市厅与议会连栋建起,议会高5层楼,市厅则高18层楼,除了实际使用的需求以外,就是要把518的意象放进建筑的语彙里面;又譬如说,市府特地开闢了号次为518的公车,路线连通了518纪念公园,与当时镇压最惨烈的闹区市街锦南路。

在当晚,虽然不是搭乘518路公车,我们也来到了锦南路,这里正举办518纪念日的前夜祭。主办单位以舞台封闭了街头,而人潮则不断聚集之中。在锦南路上,不远处还可以看见当年政府镇压部队与光州市民军激战的最后战场、原本的全罗南道厅,很可惜在整修之中,无法接近。

当我们漫步在人潮汹涌的人行道上时,年轻记者指着地上一幅画像,告诉不谙韩文的我,那画的是全斗焕,而脸部的地方全被愤怒的群众以颜料涂污了,所以我无法认出。

「那他的手上为什幺拿个290,000元的牌子?」

他跟我解释,因为被特赦放出监狱的全斗焕,号称他的帐户里面,只有29万韩圜(约合7,800元台币),赖着不肯偿还法院命他返还的数千亿非法敛聚,却还是可以自由出入境。原来兇猛的TinaHu在南韩也不总是成功的。

「无论如何,他终究被追诉罪行了。而我们过去只是拆独裁者的铜像,就要受到排山倒海的挫折。」我忍不住还是要这样感慨。

当舞台的大喇叭,又再一次放出「为你的进行曲」的时候,整条锦南路上,几乎所有的人都跟着唱了起来,不少人更做出了标準的手势,单手握起拳头来,随着歌曲的节拍振臂挥动。那之中并不都是看起来经历过518事件现场的中老年人,很多都是相当年轻、甚至是中学生模样的青年男女。

光州人拒绝了遗忘,以勇揭伤痛的强悍面貌,告诉这个国家,请深刻面对历史的记忆。然而TinaHu与MaggieLee的吵嘴在这个国家未曾止息。当然,在我们的国家也是。

「活着的人,跟上来吧!」合唱在这最后一句歌词中结束,而音乐的余响与记忆一起留在光州的街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