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Z轻生活 >我的旅行观察用眼睛而不是镜头

我的旅行观察用眼睛而不是镜头

我的旅行观察用眼睛而不是镜头

翻译:Wendy Chang

到国外旅游有很多原因,有很多方式,也有很多困难,对某些国家的人来说他们会遇到的困难比其他地方来的多,台湾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为什幺?要从一个四面环海的地方离开本身花费就会不少;拿中华民国护照也不是处处都通行(编按:根据维基百科,台湾护照可免签证前往131个国家及地区,全球排名25);「放假」的概念在当地的文化还有劳工相关法律里也不是很「普及」;语言和对其他文化不太熟悉等等的。

因此,最常见台湾人到国外旅游的方式就是跟旅行社的团,通常还配有领队或导游,通常旅行团会把一切都打点好,行程会很紧凑没有什幺个人时间可以自己探索,迫于时间压力也只能到热门的观光景点拍照留念。这些观光景点多是当地媒体大力推荐的地方,剩下的时间都只留给购物中心。观光客的眼睛通常就被镜头取代,那些镜头对焦于会动的不会动的事物或是用两根手指头比V,然后还有人脸当背景。

时间压力也让旅行的人无法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在一个地方刚拍完照导游就会叫你赶快往下个地方移动。但是到另一个地方旅行真的有价值之处是体验另一个世界,因为他不只让我们回去检视自己的生活,也让我们学到看世界的新方法,开始做点不一样的事、做点改变。一个从来没有改变自己的人,他的心灵应该是荒芜的,我觉得可以改变人生某部分的体验,对任何人来说都有机会,只是需要点勇气还有很强的意志力。

(延伸阅读:你的旅行是「增强人生厚度」还是「移动身体」)

个人经验无法和其他人的比较,这是事实,没有人可以被模仿,我自己也无法模仿我自己,可是就让我讲几个亲身经历,你可能可以从中得到启发,知道旅行还可以有其他的目的,而不是在你回国之后向朋友炫耀几百张出去玩拍的照片。

当我还在念书时,每个暑假我大约花4到5个礼拜旅行;在欧洲并没有补习班这种东西,要你花一整个暑假念书学习。我的旅行风格多是且看且走,一个人旅行、没有固定的计画,要去哪、看什幺东西,都是临时在路上决定的。唯一确定的是目的地,一个地方或是国家,每次都锁定一个国家,最好他们讲的语言跟我不一样。我十分渴望认识新朋友还有新文化、体验新的生活方式,如果使用语言跟对方国家不一样,体验新生活方式是蛮常发生的事,用第三种语言沟通常会对当地人及文化更了解。

看风景不会在我的行程中,我的背包中也不会放相机。

对预算没有那幺高的人来说,搭便车曾经是不错的选择(今日恐怕就不是了),有时候我会买火车通行券,在一段时间内可以搭遍所有的铁路。如果还年轻,住宿也不太会是个问题,不管是便宜的青年旅馆还是在火车上过夜(比如从巴黎搭到阿姆斯特丹,回程也是),都是不错的选择。有时候给我搭便车的人也会好心地让我过夜,我是比较幸运都会遇到好人,也没什幺尴尬的情况发生过;也有过在深夜无人的街道游走,找个公园在长凳上睡下,反正行李都还蛮轻的,我去英国、爱尔兰、西班牙、义大利……都是用这些方法旅行。

第一次没跟父母一起的旅行是在我17岁的时候,找了两个年纪稍长我的朋友一起,在三周内我们开着一个老旧的雪铁龙2CV穿越义大利,然后再回到我故乡维也纳停留两天后,接着前往西班牙。之后我跟他们分开,因为他们要继续往南,而我要回去上课了。我就搭便车一路从北西班牙途经巴黎回到维也纳。不过因为我太爱巴黎了所以决定多留几天。我在那边认识了一个德国人跟瑞士人,在新桥上当街头艺人表演,聊了一会儿就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小乐团,因为我会弹点吉他,三个在巴黎讲德文的人在街头表演,赚点小钱买咖啡、麵包还有起士跟红酒,足够我们在市中心生活几天了(那个德国人邀请我住他家)。现在回想起来路过的人打赏我们应该是想别让我们饿着,而不是觉得唱得很棒吧。

类似的经历在其他的旅行中不断发生,从中我得到最宝贵的东西是看事物的新眼光。一开始会检视自己的生活、学习对自己负责,然后会认知到国家跟自己的距离,对个人发展有莫大影响,世界上总会地方更好,有人比你懂得更多,人当然要向上看,往好的地方发展,而不是选择留在熟悉方便的环境里,最后只会退步。

(延伸阅读:我只想要一个平稳的生活,这有甚幺不好?)

生活比较稳定之后,我现在享受夏天去山里走走。阿尔卑斯山地区对搭便车的人来说蛮方便,也有规划完善、好几个不同难度等级的步道可以挑战,通常也十分安全。选择一条步道很简单,我们常在早餐过后会看看山的情况,然后挑一条今天要「征服」的路径,接下来就是八到十小时的健行,让你可以体验到二千公尺的高度差,虽然路途上登山小屋配置平均,但还是需要体能、精力及耐力才能完成整段旅程。在阿尔卑斯山区安静的夜晚,呼吸新鲜的空气中往下俯瞰自己住宿的村庄,那是最令人流连忘返之处。

健行对所有年龄层的人来说都很合适也很健康,可以让全身动起来也可以适度休息,让脑袋更加清楚。当自己埋首在书堆还有学术活动中时,我发现在山里的日子是充电的最好方法,让身心好像又重新启动,带着满满的元气再回到书桌前。整个充电再出发的过程是旅行最大的收穫,单纯的假期充电好像重建全新的自己,我们改变了,但本质还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