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好生活 >好看到不知该如何跟人介绍的《红星革命:崛起》

好看到不知该如何跟人介绍的《红星革命:崛起》

好看到不知该如何跟人介绍的《红星革命:崛起》

现职图书版权经纪人。喜欢看小说和说故事,最大的梦想是把中文作家的书卖到国外去。2008年创办光磊国际版权公司。曾翻译《冰与火之歌》和《石中剑》等书。

週末一口气读完《红星革命:崛起》中文版,陈岳辰的译笔依然精彩,完全捕捉到原文那种洗鍊、自信而且锋利的笔触,处理自创名词和动作场面尤其可圈可点。比如说原文的色阶系统其实就只有 red, brown, gold,中文版则加上各色阶的职务,成为「红劳」「褐僕」「金督」,堪称神来之笔。另外全书没看到半个错字也很开心,这年头没错字已经成为读书的一种小确幸了~(泪)

因为太喜欢这本书,距离贴得太近,除了高声疾呼叫所有人都来看,反倒想不出什幺比较好的办法来介绍,最后决定把阅读时的感想写出来,也就足够了。这次重读,觉得《红星革命:崛起》的气氛和调性反而最接近《迷雾之子》,讲的都是抗暴起义的故事,但是布朗的文字更有一种「初生之犊不畏虎」的霸气,很擅长在短短几个句子的篇幅营造非常戏剧性的转折,前一秒哭,下一秒就让你笑。前一段看似胜券在握,下一段就毁弃你的希望,真是个天生说故事的好手。有编辑朋友看完,很惊讶这书口味颇这幺,杀人不手软,这似乎是英美年轻一代奇幻写作者受《冰与火之歌》最直接的影响,就像在这之前的《盗贼绅士拉莫瑞》。

上网找读书心得,看到几篇部落客的好评,居然也都提到了「好看到不知该如何跟人介绍」,看来这种感觉是共通的。有人提到《红星革命:崛起》是一部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作品,里面可以看到很多经典作品的影子,但是布朗用自己的手法塑造出全新风貌。奇幻/科幻原本就是一个不断与自我和过去对话的类型,吸收前人的养分而后开出新的繁花,约莫就是这样的风景。里面到处可见向前人致敬的影子,例如在一堆古典名着中安插一本来路不明的《凯岩太后忏悔录》,又如列举历史名将拿破仑成吉思汗时把「威金」(「战争游戏」主角)也安插进去。脸书上甚至还有一个「红星革命让我想到谁」的粉丝团,列出每一个阅读时想到的科幻影视小说梗(当然未必都正确,有些纯粹恶搞)。

上週的一场媒体联访,问到我们各自科幻/奇幻的阅读启蒙。我说到自己其实一直对理科和科学有一点恐惧(高中原本不自量力读自然组,最后还是读了文组,显然不是一点恐惧而已),对科幻小说某种程度上也一直有「好多科学词语好难懂」的阴影(事实上这确实是时常让我读原文科幻败退的原因,当然翻成中文就另一回事了),小时候最有印象的是纯文学出版社出《探星时代》(海莱恩的青少年科幻小说,多年后曾以《4=71》的奇怪书名重新出版)。大学时代最喜欢的《战争游戏》,部分原因也是因为文字简单、没有太多专有名词。当年曾经挑战《帕迪多街车站》,读了百来页就搁置,直到如今中文版出来了,还是未竟全功。

这几年来因为《饥饿游戏》走红而大行其道的青少年反乌托邦小说(YA dystopian),其实是很对我胃口的,因为有我喜欢的(类似)浩劫后设定,又没有太多的科技术语。可是读了几套之后就发现,反乌托邦设定只是个幌子,重点还是在少男少女的青春恋曲(和各种纠结),很多设定乍听乍看很酷,也就停留在这个乍听乍看的层次而已,根本经不起推敲。我毕竟是读惯大部头史诗奇幻,热爱《冰与火之歌》又见识过《迷雾之子》镕金术设定的读者,如此「浅尝辄止」的程度实在无法满足。

所以《红星革命:崛起》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订做的梦幻逸品:故事中的设定不是看起来酷而已,摸起来也是(误),是有厚度、有层次的。这是一个娱乐度破表的故事,但是在爽书底下,还有一些更深刻的,关于阶级垄断、关于自由代价和统治阶层压迫的东西,是与我们当下息息相关的。主角年仅十六岁却已为人夫,而且故事开篇不久就遭逢丧偶悲剧,也真是让人又心疼又前所未见。或许有人会嫌戴洛天纵英才俨然就是救世主,但这何尝不是用极大的痛和极大的代价换来的?他难道不是因为过度自满而从高处坠落,然后再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这真是漂亮的古典三幕剧结构)或许因为作者本人就很年轻,他的文字有一种「狂」的味道,但那不是半瓶醋响叮噹或打肿脸充胖子,而是看一个天生好手的尽情挥洒。也许他少了一点世故,少了一点知所进退,可是那正是年轻之所以年轻的魅力,只有这样的年纪,才能挥洒出这样的癡和狂。

用《冰与火之歌》的残酷写实之笔,搭配《迷雾之子》的精彩设定,说一个《饥饿游戏》式的反乌托邦故事,或可勾勒出《红星革命:崛起》的一幅蓝图,但那又太贬低作者自己的特色了。他站在巨人的肩上,势必会走得更高、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