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I好生活 >感谢还有那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左拉《妇女乐园》

感谢还有那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左拉《妇女乐园》

感谢还有那些无法用金钱衡量的──左拉《妇女乐园》

左拉的《妇女乐园》是「卢贡─马卡尔家族」系列小说的第十一部,这系列是描绘法兰西第二帝国时期社会景况的百科全书。作为自然主义的代表人物,左拉试图以科学方法来研究遗传和环境因素如何影响和塑造角色的性格。《妇女乐园》描写十九世纪中期巴黎的消费文化,以一间寛敞华丽的百货公司──「妇女乐园」来对比街上老旧窄小的店舖,带出在新型态的消费之下,社会所经历的改变。

小说中的男主角穆雷是「妇女乐园」的拥有者,他以许多创新的销售手法来经营他的百货公司,像是折扣促销、货物寄送、退货服务和广告宣传等策略来招揽顾客。穆雷的目标族群是女人,他要把「妇女乐园」营造成一座富丽堂皇的庙堂,让每个到这里的女人都会被引诱、被勾起消费欲望,臣服在欲望之前,心甘情愿地掏空荷包,支付一时意乱情迷看上的商品,最后成为庙堂的献祭。这些女人们无疑是消费主义下的牺牲者,她们以为有自由选择购买的意识,实际上,她们的需求是被生产者用销售技巧创造出来的。穆雷先用广告塑造出商品的神秘感,赋予商品特别的意义,例如取名为「巴黎幸福」的丝缎,好像买到它就可以带来幸福,再加上他故意用接近成本的定价贩卖,更让「巴黎幸福」在还没上巿之前就已经造成很大的轰动,让人觉得非拥有它不可。女人们以为她们用便宜的价格买到了商品,殊不知,这只是一个诱惑她们走进「妇女乐园」的方式,一旦她们进入那里,就会被琳琅满目的橱窗摆设,新奇花俏的产品和店员的鼓吹恭维给吸引,忘了自己的理智,正中穆雷的下怀。

穆雷不只知道如何让顾客上门,更重要的是,他还知道如何留住她们。他把「妇女乐园」打造得既漂亮又舒适,几乎就是名副其实的「乐园」,在里面逛累了,有休息室免费供应点心和饮料,还有阅览室供因等待而感到无聊的男士们打发时间。女士们买东西时,有专人服务拿东西,带领她们从一区走到另一区。所有食、衣、住、行所需的用品都可在这一次买齐,选择又多,比起去对面那些阴暗狭小的店铺,花时间一家一家分次购买,在「妇女乐园」的消费体验要愉悦得多。即使在「妇女乐园」里待上一整天也不成问题,当然,待的时间越长,消费的机率就越高,这些都是穆雷早就预料到的。

穆雷管理员工的方式也比传统小店的学徒制新颖。他创造了佣金制度,让销售人员之间不断地竞争,为了赚取高额的佣金,无不使出浑身解数对顾客们献殷勤。穆雷还会在员工面前扮白脸,让他的助手扮黑脸,后来也採用女主角黛妮丝的建议,以休假制度取代淡季解僱潮,创办互助基金,成立员工图书馆和休闲娱乐厅等。当员工的福利增加,安全感提升,他们自然而然愿意留在公司,更愿意为公司效忠。

综观来说,穆雷的商业思维对当时的巴黎而言,十分激进和大胆。他不断地增资以便买地扩建,他知道如何寻求资金和提高利润累积资本,他更懂得运用(利用)人脉(上流贵妇和金融家)去达成自己的目的。别人的眼中看到的是危险和失败,但他却看到了机会和挑战,他有无比的野心,认为一切都有可能,他决不是一个只会投机取巧的商人,而是个企业家,虽然还不算是个社会企业家。他的人生哲学就是对生命充满热情,有创见就拚了命也要实现。他享受这个过程,不做一个只会等待,只会悲观被动地看待生命的人,他要行动,他要享乐!

我想就是这样积极乐观,对商业有想法的性格吸引了黛妮丝。即便黛妮丝对那些因「妇女乐园」而纷纷倒闭的店家心生怜悯,她还是要到「妇女乐园」工作,除了求得温饱,还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认为「妇女乐园」的消费型态是无法抵抗的时代趋势。比起黛妮丝周围那些怒骂、怨恨「妇女乐园」的人,她想的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甚至想让这座被传统零售商称为是「巨大机器」的百货公司变得更好。以现代的说法,就是她要对它灌入「社会责任」的思考,也就因为如此,黛妮丝对穆雷来说也是特别的。与穆雷的其他女人相比,黛妮丝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坚持,她让穆雷看见「金钱的侷限」,她让穆雷知道有再多的金钱,也不一定买的到幸福和心灵上的满足;这样的两人会互相喜欢,甚至愈走愈近,也就不足为奇了。

回头看看那些旧式小店铺,它们抵挡不了「妇女乐园」:资金没有人家多,支撑不了长期的折扣战,产品也没有人家丰富,提供不了多样化的选择,更不用说不舒适的消费空间,无法吸引顾客上门。这些店主们一直责怪穆雷,认为他破坏了巿场,卑鄙地操纵一切,用尽下流手段,害他们生存不下去;但老实说,就算没有穆雷也会有别人,没有「妇女乐园」也会有其它的百货公司,这就是时代的浪潮,这就是所谓的资本主义。或许更该仇恨的是体系,是体系让这座机器得以不断呑蚀资金,不断累积,不断扩张。不满和怨恨是必然的,但更应该想办法,联合其他零售商,团结合作在浪潮中活下来。当然在当时,工会和政府的力量可能都没发挥作用,政府甚至站在大资本家那边,带头鼓励过度消费以求经济成长,讚颂的是奢华和浪费。